33fabu.com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3。23章

  苏玉看到吴小涵的调教室里琳琅满目的工具,还是忍不住想让吴小涵再教她一些刑虐的技巧。

  吴小涵也很乐意分享,于是便提议说,让苏玉试试鞭打魏麒的身体。

  苏玉很喜欢这个提议——鞭打这种东西,回到学校里还真没法玩,在这儿借吴小涵的地方尝试一下,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当苏玉知道吴小涵曾经在调教室里打过魏麒一千鞭的时候,还说:「我一定要加倍,抽打他两千鞭,这样才能体现我对他的主权。」

  「好啦,」吴小涵说:「那你就好好打他,当作是对他曾经当过我的M的惩罚吧。」

  不过,吴小涵还是强调说:「我就打魏麒几下来给你做示范咯。我的徐洋东怕疼,我可不忍心打。」

  「好吧好吧,」苏玉说道:「那你先教我怎么把他绑好成挨打的姿势吧。」
  可怜的魏麒被牢牢吊起在刑架上之后,吴小涵便先挥动起了鞭子,重重地抽打在了魏麒的屁股上。

  鞭子的响声过后,立刻就听到了魏麒的惨叫。

  吴小涵只抽打了五下,苏玉就接过了皮鞭,继续抽打起可怜的魏麒。

  而我则被喊进去跪在一边,负责给两个姑娘端茶送水以及递鞭子什么的。
  两个姑娘一直说笑着,全然不顾魏麒的惨痛——可怜的魏麒甚至也都没试着求饶,只是老老实实地报着鞭打的数字。

  虽然苏玉的力气比吴小涵略小一些,但是,在鞭打了七十下之后,魏麒的屁股也开始流血了。

  她们打了一会儿,吴小涵又让我「不必在里面呆着了」,而指示我先去厨房做饭。

  她说是既然来了客人,我就应该展现下我刚刚学的厨艺。

  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,我听不清调教室里的说话声,但是还一直听到鞭子挥舞的呼啸声、鞭子抽在魏麒身上的响声,以及他那不止的惨叫。

  有时候,明明没有鞭打的声音,我却依然能听到魏麒的惨叫声——或许两个女孩还用了别的手段凌虐他吧。

  我慢慢地做着饭,直到第一个菜已经准备好的时候,惨叫声还是不绝于耳。
  我于是动身去调教室里,打算告诉两个姑娘,再有半小时就可以开饭了。
  我进到调教室里的时候,眼前的景象直接让我惊呆了。

  魏麒不再是手脚被绑在刑架上的姿势了;是如同我那次被悬吊时一样,由一根拴在他阴囊根部的绳子吊在天花板上的挂勾上;当然,考虑到他的蛋蛋可能受不了这种折磨,和上次我受虐时类似地,另有两个铁钩穿过了他的乳头,同样吊到了天花板上。

  他全身已经被抽打得没有一块好皮——这次不止是躯干和腿部,而是甚至连手臂和脖子上都有着鞭痕。

  而他的身体此刻闪着光——那是红色的血光;大约是还不停有汗水混合进皮肤上的血迹的缘故,他身上血迹一直没有干,因而分外闪亮。

  连他身下的地面上,都积了一大摊血红的液体。

  苏玉站在一边,手里拿着藤条——她也早已因挥舞鞭子而大汗淋漓,衣服都已被汗水浸透。

  而吴小涵确是站在苏玉的身旁,手里也同样拿着一根藤条。

  但吴小涵显然没有怎么出过力——她只是站在一旁看着而已。

  吴小涵看起来似乎是很想上前亲自打上一下的样子;不过,估计她是看到苏玉的占有欲这么强,便不好再去打眼前的这个属于苏玉的M。

  如此,一切的刑虐确实都是由苏玉亲自动手了的。

  原来,苏玉刑虐起魏麒来,也能这么狠毒呀。

  不愧是吴小涵带出来的新人女S啊,真是「恶师出魔徒」。

  此刻,还正在不知疲倦地鞭打着魏麒的她,听到我说晚饭快要好了,这才终于决定停手,把他放了下来。

  可怜的魏麒已经毫无体力,直接就瘫倒在了血泊中,一动不动,只急促地喘着气。

  我实在不忍心看下去,只好回到厨房里,继续做饭。

  做好饭后,我自然是端着盘子膝行到餐桌前。

  两个姑娘也很是自然地便命令我和魏麒跪在桌旁看着她们吃饭。

  魏麒艰难地爬到餐桌前——可以想象,全身的伤痕应该让他此刻每动一下都充满痛苦。

  我给她们倒上两杯气泡酒后,她们正式开饭——而我和魏麒也就只能跪在各自主人的脚边看着。

  直到她们俩吃得差不多了,才开始用筷子夹起菜来喂给自己的M吃。

  一开始,两个主人还是直接用筷子喂到嘴里;后来,就变成了丢到地上让我们自己舔;到最后,喂食的方法变得更具羞辱性:丢到地上之后还要用鞋底踩一下,再让我们吃。

  不过,我们都吃得很是津津有味。

  大约是下午时魏麒已经被虐得太惨了而需要休息的缘故,吃完饭后,她们决定今天到此为止——由我开车,把魏麒和苏玉送回学校去。

  这次,遍体鳞伤的魏麒终于不用再躺着给她们踩了;但他依然没有坐着,而是尴尬地趴着——他那酸疼的屁股不允许他坐下。

  ????????

  将他们送回学校,我和吴小涵便又回到家里。

  进门以后,我依例用嘴叼下了她脚上的那双白色低跟鞋。

  正要把那鞋子放进鞋柜时,吴小涵却告诉我说:「别放进去了,你没发现这双鞋又脏又破吗?」

  「嗯。」我停下了动作——鞋子确实又脏又破,我也是刚刚才注意到。
  「我想着你要搬进来,就特意准备了这双鞋给你的呀。」她说:「以后,你在家就用它喝水和吃狗粮吧。」

  「嗯,谢谢学姐。」我说完,又给她磕了一个头。

  如果每次喝水都可以碰到女神穿过的鞋子的话,也确实是件无比幸福的事情呢。

  吴小涵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用心呀。

  回到沙发面前跪好后,吴小涵自然地把双脚搭在了我的身上,然后向后一靠,看起电视来。

  她低头看了看我,似乎想说什么,却又没有说,而只是继续静静看着电视。
  最近一段时间,吴小涵似乎总是这种欲言又止的样子;她的心里似乎总是隐隐有着一丝失落。

  我想我猜得到答案。

  吴小涵终究还是喜欢刑虐的——她先前就和我说过不止一次,她最喜欢的就是刑虐,而对羞辱之类的没那么有兴趣。

  大约,只是因为我怕疼,她才为了我委屈着她自己的欲望。

  是的——吴小涵依然是那么喜欢刑虐的呀。

  她现在之所以说出「我的徐洋东怕疼,我可不忍心打」,大约是之前的每一次刑虐后,我都表现得很痛苦的样子,甚至对她说过重话。

  因此,她才没敢再那么狠地对我吧。

  回想起这些天来吴小涵的眼神,我几乎可以确信这一点。

  她先前赤脚踩我的时候,目光不停地看向她的高跟鞋——似乎是想要穿上鞋子来踩我,甚至在心里有过一些纠结,才为了不把我弄疼,而终究没有那么做。
  还有今天,她仅仅抽打了魏麒几鞭,就站在一旁看着苏玉凌虐魏麒;她那时的目光是躁热难耐的,是羡慕着苏玉的——看到这种令她兴奋的刑虐场景就在她的眼前,她当时一定是想要上前去打上几鞭的,只是怕苏玉介意,才不得不作罢。
  她那时真的是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的——她心里该是多么委屈呀;她明明是有自己的M的,可今天却只能站在苏玉的身旁,羡慕着苏玉。

  我终于意识到,我恐怕是世界上最糟糕的M了——满足不了自己主人想要的,一直在委屈着她。

  吴小涵先前有过的每一个M,都能满足她的刑虐欲望——直到到了现在,因为我,她才第一次受这样的委屈。

  而她,就连受了这样的委屈后,也没有责怪我半句。

  是的——吴小涵对我是那么好,可是我,为了自己的舒适,先前偷偷地在心里对吴小涵进行道德绑架,希望她在乎我的痛苦。

  我根本就称不上是一个合格的M。

  我绝不能这样下去。

  我想,弥补的方法只有一个——我应该主动一些,让吴小涵放心地虐待我的身体,不用再束手束脚。

  当然,如果我直白地对她说「你想刑虐我就还是虐吧」,吴小涵八成会拒绝——那个善良得让人心疼的小傻瓜,只会因为我这句话而感动,而更不好意思虐待我。

  所以——我应该表现出自己也喜欢刑虐的样子吧。

  如果我努力表现出自己也享受刑虐的样子来,这样,也许也可以减轻她的愧疚和心里的负担,让她好好享受。

  哪怕她真的相信我是喜欢刑虐的,因此更加残暴地虐待我,也无所谓了——毕竟,那样至少不会委屈到她。

  我于是终于开口:「我还是有些怀念你虐我的身体的感觉呢;以后还是虐我的身体吧,好吗?」

  「真的?你真的喜欢?」吴小涵声音听起来很是兴奋。

  「嗯,我喜欢。」我点点头。

  可是吴小涵已经猜到了我的动机:「你不用为了讨好我而接受刑虐的。刑虐对我来说也没有那么重要啦。」

  「没有呀。」我辩解道:「我是真的自己喜欢。被虐过几次以后,我就有点喜欢上那种感觉了。看着自己的血流出来,我有种很轻松舒畅的感觉。」

  这倒也不算是完全在说谎——我虽然不喜欢疼痛的感觉,但是看到自己的血流出来,的的确确会有种轻松的感觉,并且还有了种强烈的存在感,一种仿佛证明了自己在为吴小涵付出的感觉。

  「真的?」吴小涵弯下身子,直视着我的眼睛:「你别骗我。你说过你不喜欢疼、不喜欢刑虐的。你要是不喜欢的话,我可是舍不得虐你的。」

  「我后来还是渐渐喜欢了呀,小涵学姐。」我设法找到论据:「就像当时,烙印那么疼的东西,不也是我主动的吗?」

  「你真的是自己喜欢被我刑虐?你发誓你没骗我。」

  「我发誓,小涵学姐。」我伸出手向上指着:「我对天发誓。」

  「好吧,傻冬瓜。你要真喜欢,到我兴起的时候,就真的虐你啦。」吴小涵的声音终究还是有些兴奋。

  「好呀好呀。你可一定要虐到我求饶噢。要是你敢不忍心的话,我就不相信你愿意做我的S了。」我故意装出挑衅的样子。

  「知道啦,」吴小涵回复道:「我虐到你后悔说你喜欢刑虐,嘻嘻。」
  看到吴小涵因此而笑逐颜开的样子,我心里的包袱也终于放下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