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fabu.com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字数:1103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1午夜绝不许去的后山

  「嘿!你们呀,新来的小学妹们一定不可以乱走哦!!」说话的是国三的风纪委员嘉禾学姐,带领着提早到校的六位学妹,一边往宿舍走去,一边神秘兮兮又阴沉的声音吓唬着她们,「你们呀,提早报道,正赶上暑假,可不许在学校乱跑哦,在你们公寓的后山啊,据说每年夏天都会有学妹失踪哦……」

  「学姐不要吓唬我们啦,你看小玉都快哭出来啦哈哈哈」说话的短发女孩叫小美,和她一起玩到大的闺密小玉,听到学姐的话正不安的拽着小美的胳膊,小玉天生娇小,马尾辫子上扎着粉色的蝴蝶发卡,依偎在男孩子气的小美身旁,活像一对腻歪的情侣。

  「总之,不要夜里乱走哦,后山那里呀,很多年前有一个发了疯的修女,抓着十几个女孩一起自焚了呢,很邪门哦」,嘉禾将她们安排进宿舍后,又一次叮嘱到。

  小美和小玉在一个屋子,还没有开学四人的房间现在只有她们,夜里,小雨在床上一只回想着白天学姐的话,越是想就越是害怕,神秘的后山,惨死的修女,只感觉浑身一阵冷汗……「美?你睡了么」小玉蹑手蹑脚的起身,但看见小美正将自己捂在夏凉被里,身体似乎在发抖「恩……唔啊……」轻声的呻吟「美!你怎么啦」。

  「啊?啊!」小美搜的从被子里钻出来,慌张的一脸绯红「怎么啦?」「美,我还是怕,睡不着」小美舒了口气,「你呀,学姐就是吓唬我们不许我们夜里出校了啦,这样吧,既然睡不着,我们就去后山看看呀,等你看到什么都没有就安心啦」「不啊,还是算了吧」「走了啦~~」「啊,不要拽我啊」

  两个人顺着后山的小路爬着,「原来有路灯啊,真比刺激」,小玉还是小心的跟在小美后边,山上的小树林稀稀疏疏,「小玉,你在这等一下,我去方便下」「哦,别去太久」,「不要担心啦,就在书丛后边」

  小美蹲在树后,「小雨真是的,在我那个的时候吓我一跳,慌慌忙忙穿的裤子全湿了……」小美褪下内裤,用纸巾擦着上面,几滴爱液低落在地上白花上,而那花,却诡异的扭动起来,枝叶慢慢生长缠着小美的脚往上攀爬,「啊!!!!滚开」,小雨听到尖叫赶忙赶去,眼前的景象却让小玉瘫坐在了地上。

  小美正被越来越长的蔓藤捆绑,而从花的那边地里,一只腐烂的手伸了出来,慢慢从土里爬出,几近枯朽的头颅拖着长发,发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小美,从那活死人的胸口十字架可以看出就是学姐口中的修女!

  「啊!滚开滚开啦」小美半弯着的双腿膝盖合在了一起呈叉字,内裤在大腿上被蔓藤撤了下来,那狰狞的修女从土里爬了出来,只有上半身,爬向小美从蔓藤里接过车下的女裤,放在嘴边似乎在舔饮,「不洁……不洁!」。

  一个恐怖的声音迸发出来,那怪物眼里似乎冒着火光,「啊!不要」,怪物一手拽过小美的头发压在地上,另一只手扶在小美两腿间,蔓藤拉开双腿,提前发育的小美双腿间的蜜穴被黑森林遮掩着,隐隐约约可见之前自慰的爱液晶莹,「不洁……」这是一种沙哑的如同老太太的声音,扶在下体的手忽然燃起火来,灼烧着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不要~~~啊啊啊」小美撕心裂肺的哭喊着。
  但被怪物另一只手拽着头发死死地,蔓藤也捆住小美的腰,一会,上边的毛发被烧净,整个下体焦黑一片,怪物却似乎并不满足,「不洁……净化……!」小美眼角泪痕都已经干涸,不知这怪物还会怎么对待自己,蔓藤开始移动,将小美死死地捆在地上,怪物骨肉参半的成锥子形,猛地扎进小美蜜穴,「唔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」

  又是一阵惨叫,那可怖的爪字越变越长,另一只手亦捅进小美的后门,两只魔爪前段都无限的延长,从两穴游走到小美全身,小美翻白了双眼,嘴里吐着白沫屎尿聚下,恐怖的蔓藤和魔爪在皮肤下翻腾,最后爆裂出来,身体也一同四分五裂,只留下尸体上惊恐空洞的双目。

  转过身看小玉,瘫坐在地上根本无法挪动身子一下,眼睁睁看着怪物撕碎尸块后爬向自己。「不不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过来」,小玉重复的低语,惶恐不以双腿乱蹬冲她爬过来的半身活尸,那怪物一把抓住小雨腾空的小腿,像捕兔子一样拽到跟前,怪物自己钻到小女孩的裙底,小玉紧闭双眼,瑟瑟的持续念叨着「不……不……」。

  早已失神的她没有察觉自己失禁,那怪物嗅着少女的尿液,用嘴啃咬掉碍事的花纹内裤,从未自慰过的小玉哪里抵得住这种刺激,在怪物的嗅舔下阵阵抖动如同触电。「你……圣洁……」怪物爬出来浑身上下嗅着小玉,小玉喃喃道「圣?……圣洁?……那……我……放我走吧……」。

  怪物猛地撕开小玉上衣,将裙子也向上掀开,吸食小美尸块血液的蔓藤也爬过来缠住小玉四肢,沾有小美的鲜血贴在小雨身周身,小玉惶恐「啊啊!怎么?……不要,放开我」,怪物低着头继续自己的工作「圣洁……食物……」。
  扯下小玉的内裤,那腐烂模糊的头颅冲进小雨双腿间,「啊啊啊啊啊,不要……」,怪物开始慢慢舔允小玉光洁的穴口,没有一根毛发,每一次舔过都让小玉头皮一阵发嘛,「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啊……」没多久,未曾开发的小玉就娇喘呻吟起来,「啊……不……好奇怪……不」,怪物没有听下动作,而是更加贪婪的大口舔饮着女孩第一次流出的爱液,小玉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,「呜呜……不!那里,屁股!痛!!……」。

  藤蔓的一端悄悄攀爬进小玉的后穴口,探进一一小头,「啊啊啊~~」前后的刺激同时,将小玉送上人生中第一个巅峰,「啊啊…………呃……」小玉大大得张着嘴,口水眼泪从脸颊滑过,从脚尖到双腿肚子,都沉浸在高潮的痉挛中,直挺挺的腰弓起整个身子,小玉只觉眼前一黑,无尽快感的电流刺激着大脑。
  「阴精……精华……」,那怪物更加兴奋的大口饮着女孩高潮后喷洒的液体。继而再一次奋力的舔弄起来,「不……我不行了……不要……放过我,好累……真的不行了……呃……啊啊啊啊啊啊!」,一声尖叫,怪物的巨舌刺入那尚未开苞的蜜穴,几滴鲜血溅在一旁,藤蔓也更加深入后穴,小玉已经发不出声音,只能大口的吐着气,额头满是汗水。

  「高潮…………高潮……快高潮……!」那怪物阴沉而急促的支吾着,似乎是在命令,藤蔓更加快速的进出侵犯着女孩,怪物也更贪婪的加快用舌头抽插,两只腐烂的手握住女孩刚刚隆起的胸口,快速的揉弄着乳头,「不行……不行~呜呜~不行啦~……」

  女孩最后哭喊出来,身体更加强力的一阵抽搐中达到高潮,而怪物也直接抓起女孩的屁股直接将女孩抱起,小玉的屁股被高高抬起,还在高潮中眩昏的小玉没有察觉怪物正大口的从自己的蜜穴中,拼命的吸食着精血。

  不多久,凄冷的月光洒下,一个有了双腿但血肉仍不完全的修女,正站在林地上,看着眼前如同枯树的萝莉尸体,微微笑过,「美味……我快……重生了」,随着声音,恐怖的修女与尸体们慢慢沉入土里,只留下一朵更大的白花,妖艳而凄美。

  第二天,嘉禾学姐来照看新学妹们时,谁都不见小美和小玉的踪影,「奇怪,不会被我的故事吓到了吧,退学了?可是行李……还在呢」

  学校办公室内,中年女校长听着主任的汇报,抽上根细烟,冷冷的说「不行,我们学校能有今天的地位,绝不能让每年都失踪一两个学生的小事搞垮,瞒住,我们没接收过她们报告」,「是,好的」主任走出了办公室。

              2会吃人的厕所

  仍是一个酷热的夏天,因为家住乡下,回家上学不方便,国中二年级的筱同学特例暑假住在了学校。学校没有宿舍,他只能在保健室勉强安排住下,但每个晚上,都心惊胆战的从不敢起夜,教学楼晚上是封闭的,他所在的保健室是独立的老楼,只有两层,两件厕所男厕还坏掉封死了,女厕,筱是绝对不想去的……
  「都怪保健室的阿姨临走前给我讲什么鬼故事……说什么这里的女厕所死过两个女孩……每晚都会吃人」越是想到这些,看着保健室墙上的骨骼照片就越是害怕,越是害怕就越是要憋着白天去教学楼上厕所。

  这天晚上,筱无可奈何的爬起床,「偏偏在这个时候坏肚子」,但走到厕所门口,只觉一阵寒气从那里吹来,筱打了个哆嗦,看看窗外远远的教学楼,「算了!哪有什么妖怪」,硬着头皮钻进了那女厕。

  推开门,里面并不大,只有两个没有门的蹲位,筱立马脱下睡裤钻进一个,厕所里有一个天窗,月光投进来寒冷的感觉,不知何时,进来时的厕所门自己关了上,筱只觉得屁股下面吹着凉风,「奇怪,这个厕所下面通向外面的么,明明是暑假这里却这么冷……」,当要起身的时候,「该死,进来太急,没发现这里没纸……怎么办」

  「嘻嘻嘻」正发愁时,筱忽然听到一阵笑声,这让他从心底用上一阵凉意,「谁……谁?!」,男孩左右环顾也没看到人影,一阵凉意从屁股后面流到前边,一股冰凉的小水柱从后面打到筱的屁股顺着屁股沟流淌到前边,男孩一回头整个人都软在了那里,一个银色长的发御姐正冷冷蹲在后面,褪下自己的牛仔裤,小穴口冲着男孩的屁股慢慢的撒尿,但那笑容,与其说是笑,不如说是蜡像一样冰冷的冻在那。

  她的体液却冷得透心滑过男孩的屁股,「鬼……鬼!」男孩心里一个大大的恐惧已经使他无法在做出任何反应,又一阵冰凉,感觉另一只水柱从前面打在自己的下体,依旧是同样的冰凉,男孩回过头,惊恐的瞳孔,注视着眼前另一个血红色短发的少女,正撩开短裙,慢慢的冲着男孩撒尿,脸上仍是那诡异的笑……
  「小弟弟……」一只冰冷的胳膊从后边环抱住男孩,另一只则从下边探去,慢慢纤滑细长却冰冷至极的手,在水柱中抚摸男孩的屁股、后穴,「小弟弟……不用担心……姐姐们会帮你……清理干净……嘻嘻……」。

  冷冷的笑声,冰冷的手,一阵寒气吹过男孩耳根,接着银发的御姐轻柔的舔舔耳根咬咬耳垂……,「是哦……我呀……和彤姐姐……会好好清理,照顾你哒……」

  面前的红发女孩,也轻轻用胳膊撑起男孩双腿,将他抬起,自己则挺起屁股,用小穴更加接近对准男孩的下体,徐徐的放出冰冷的尿液,「彤姐姐负责屁屁,夏姐姐我呢,负责弟弟身体最重要的部分哦……」说着红发女孩将本就瘦弱的男孩双腿抗在肩膀,褪下他碍事的睡裤,双手搓揉着男孩肉棒在自己的尿液里洗涤。「这么瘦弱的孩子……看来不够我们饱餐的哦夏……」

  「是的呢彤姐姐,真是可惜」,似乎永不停止的放尿一直持续了两分钟,彤细心的扣弄搓洗着男孩的后门,夏则捉弄似的边洗边套弄两下男孩的肉棒,男孩渐渐回过神,恐惧和寒冷的他夹在两人中间,小声小气的低声到「姐姐……可不可以……可不可以……」。

  彤停下动作,脸贴在男孩边,「怎么啦?宝贝……」「可不可以不要吃我~呜呜呜呜……我不想死……」筱哭了出来,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「真是个小可爱呢,彤姐姐」「是呀……」彤停下搓弄男孩屁股的手,用尖历的指甲往男孩屁股使劲一钻,左右扣掖两下,男孩哭的更厉害了,彤拔出指甲,放在嘴里允过,「而且味道也很美味哦……」

  午夜的女厕里,一个长发女子牛仔短裤褪在脚踝,蹲在厕所后边,怀里抱着被扒掉裤子的男孩抽泣,性感短裙的少女蹲在前,扛着男孩的双腿,她们侵犯着男孩的下体和后穴,持续的将冰冷的液体尿撒在男孩下边,欢快而冰冷的笑声不断传出。

  「别哭了,宝贝……被我们的液体粘上的人,是无法逃脱这个空间的,你已经……不在你的世界了」彤对怀里的男孩微笑地说着,「来,夏妹妹,你先尝尝这孩子的第一口」

  「那我就不客气了哦」,停止了放尿和洗涤,红发女孩舔了舔嘴角的口水,将男孩的腿轻松抬起,屁股高高的举起呈现在她面前,「已经好久没有吸过阳气了呀……」女孩闭上眼,慢慢将男孩下体整个含在嘴里,舌尖在肉棒上打转,有意无意的滑过马眼,男孩脸颊绯红,闭上眼在御姐怀里,抽泣声中开始有了小声地支支吾吾……「恩……恩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,。

  …么……么……嘶……好甜……恩……好吃……好好吃「夏沉醉在吸允中,」姐姐……姐姐……「不多久男孩已经开始打了哆嗦,两条腿不住的张开夹紧,」恩……乖……宝贝,姐姐在「。

  彤则一手牵过男孩无助的手,男孩紧紧握着,「要……唔……好奇怪……要……尿……尿尿」「在的,姐姐在……尿吧……没怪系哦……尽情尿出来哦」,说着彤侧过脸轻轻吻上男孩的嘴,舌头打开紧要的双齿,细细的品着男孩的舌头、味道……「尿……呜呜……尿哩~~」。

  男孩挣扎的摇摆着身体,夏则紧紧的拖住男孩的屁股使劲往嘴里送着,彤也握紧男孩的手,吻的更深情……一阵长长的痉挛,夏咕嘟咕嘟大口的吸允着,「啊……好甜美……」夏舔了一圈嘴角的残液。

  「乖弟弟……你好香哦……」,彤舌头离开男孩的嘴「津液也是哦……」微笑地看着第一次射精而神魂颠倒的筱。

  「洒~那轮到我了哦」彤站起身,将男孩留给夏,穿上了褪在脚踝的牛仔短裤,「我喜欢从后边,你知道的哦」「嘻嘻,知道的,彤姐姐」,红发女孩抱起虚弱的男孩,自己也站起来,走到水槽台上,男孩因为高潮后的虚脱和长时间的寒冷,已经十分虚弱任人摆布。

  「来,乖弟弟,让彤姐姐也品尝一下你哦」,夏将男孩按在水槽上,弯下整个上身,两只胳膊支撑在水槽台上,「腿再打开点哦……」,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男孩想挣扎,但一个响亮的手掌扇打在男孩的屁股上「我可没有彤姐姐那么温柔,小心我直接吃了你哦!」

  男孩只能听任夏扶住自己趴在水槽上,大大的撑开双腿,屁股露在后边,彤慢慢走过来,半蹲在男孩后边,「那,我要开始了哦,宝贝」,彤轻轻在男孩屁股上湿吻一下,便用双手慢慢扒开,看着因寒冷而一阵一阵收缩的后穴,满是喜爱的张开嘴……吸了上去。

  「相比于猎物自己吐出精血供我们吸食,彤姐姐更喜欢直接到猎物体内强取哦,过程可能有些痛,但是呢,说不定姐姐就是想听你得尖叫声呢呵呵呵呵」,夏一边看着一边仍旧不舍的抚摸男孩的肉棒,轻声而惊恐的向筱说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。

  彤的舌头慢慢变长慢慢探索,筱只感觉屁股后面一只凉飕飕的毒蛇正沿着自己的肚子往里钻,越来越强的疼痛感逼使筱不停的收缩屁股,两腿发软但夏紧紧的扶住男孩不让他做任何动作或是反抗,彤的毒舌慢慢蔓延到男孩全身每一处,轻轻一吸,鲜美的精血阳气徐徐而来,而男孩则痛苦不以,哭着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呜呜……姐姐……痛……」

  彤似乎安慰似的双手在男孩屁股上轻抚按摩,到最后,男孩只感觉喉咙一阵呕吐意,痛的舌头从男孩的喉咙里钻了出来,在口中和男孩接吻,男孩纸能发出啊啊的沙哑声,一旁的夏看着咯咯的笑着,不知多久满足的彤从屁股里抽出舌头,伴着几滴鲜血缓缓流着,男孩已经没了知觉。

  「彤姐姐,他还没死呢,你怎么,又手下留情了呀?」,彤用手擦了擦嘴角,微笑着说「咳咳,傻妹妹,这么可爱美味的弟弟多久才能有一个送上门呀,太用力了岂不是坏了美味么,要好好品尝哦」,说着用手捏了捏夏的裙底,蜜穴上的小肉粒被彤轻轻弹了弹,「嘻嘻,但是,这孩子太小太嫩了,恐怕经不住人家那里吸食哦……」

  「你还太小,不会控制力度,这孩子留给我吧,从他蹑手蹑脚的走进这门,我就有些……喜欢上他了呢」「好吧,那,你要带他回家咯」,「是哦,准备些吃的,他还不能死哦……」,彤抱起昏迷的男孩,厕所里一阵迷雾泛起,两人似乎走进了另一个空间,慢慢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 3女妖的铁板烧餐厅

  潜藏在城市下的妖魔会所,被魔法笼罩的隐秘会所只有妖魔们才能进入。
  夜色下三位女性的身影出现在会所门口。

  「大姐」维拉身着昂贵的丝绸,一副人类贵妇人的模样,虽然已经存在于世三百年,但外表永远停留在三十岁的精致年华。

  维拉身后是二十岁模样的翠丝,和今年刚刚被大姐感染成吸血鬼的十四岁的艾薇儿。与维拉的庄重相反,翠丝一身牛仔长裤和宽松的皮夹克,充满挑逗与不屑的眼神不时勾引来事路上的男人,俨然一副混迹街头的少女模样,而艾薇儿,刚刚被大姐诱化入妖魔界,对所有的事物都小心谨慎,身穿自己人类时最喜爱的白色连衣裙,或隐或现的嫩粉色文胸带偶尔漏出,乖乖公主一样跟在维拉身后。
  「欢迎三位,嗯,吸血妖女们」,被女仆引至一间包间,在煎烤的铁台桌前坐下,一位身着黑色比基尼的性感魅魔走进台前,「各位晚上早噢,吸血鬼们,我是你们今晚的厨师,需要什么样的肉质呢?」

  三人的桌前,一个小屏幕上显示着不同人的照片,以及,他们正在被关押的铁笼内赤裸的身体。维拉没有去费神挑选,翠丝却晓有兴致的在小电脑上不停翻看,而艾薇儿,十四岁刚刚被转化成吸血鬼的小女孩,红着脸在一旁偷偷看着翠丝手下闪过的图片。

  「给我的两位下人准备好料理,至于我,我比较喜欢原始的进食方式,替我挑一个性格烈一点的小伙子」

  「好的夫人」,魅魔打了个响指,不远处的一盏灯被点亮,隐藏在屋子路,被白纱围住的圆床展现出来。维拉起身走了过去。

  「女士你们呢?」

  「这个9岁的女童,恩……有刚发育的男孩吗」翠丝不经意的撇到艾薇儿羞红的脸,不禁笑了笑。

  「有的,客人真是幸运,本店从七岁开始饲养的男孩,昨天饲养员在他的床上发现了遗精,也许是个连自慰都不会得孩子哦」

  「多大了,太小的话是没有味道的」

  「十一了,没问题的,我们每晚都用处女的爱液为他洗pp的」

  「很好,就是他吧」

  一个被施以重度睡眠咒的女孩,被另一个身着比基尼的魅魔助手抱出来,女孩只穿了一件粉红色肚兜,厨师一个眼神让助手分开女孩的双腿,含苞欲放的蜜穴沾有晶莹的液体展现在客人面前。

  「被我们魅魔催熟的女童,都会伴有异常惊人的体液,供客人食用」,魅魔熟练的轻柔女孩的阴核,睡梦中的女孩不时发出呻吟声,艾薇儿看得更脸红了,觉得自己下边也流出爱液。

  魅魔的手法越来越快,助手也用魅魔特有的尾巴轻轻扣弄女童的后穴,一阵激烈的抖动后,厨师用被子接住女童喷出的混着白浆的爱液,分到客人面前。
  「接下来,是主食部分,要在女童高潮的瞬间,切下耻穴」,又是同样的爱抚,但这次,魅魔手里多了一把银闪闪的刀子,魅魔示意助手捂住了女童的嘴,女童扭动着身躯再次迎来高潮的瞬间,魅魔将刀子熟练的割进女童的蜜穴,一个回转将整个小穴切掉在煎盘上,惊醒的女童想大声呼喊却被助理死死捂住嘴,眼泪直流的可怜姑娘惊恐的看到一群妖魔在料理自己的身体。

  厨师将煎好的小穴准确的切成两半,分到客人盘里,翠丝将整块嚼在嘴里,兴致满满的欣赏女童的挣扎。艾薇儿小心的切下盘子中一小块,半熟的女童阴唇,放在嘴里慢慢品尝。

  「因为年纪幼小,餐品只剩下一处可以继续料理」,魅魔说着往已经昏厥的女童屁股上,刷着调制好的香料,并在屁股里插上了一块胶塞「这是为了防止食物失禁,虽然我们已经灌肠」,随后助手将女童屁股朝下,直接按在了煎板上,又是一阵歇斯底里的哭喊,女孩再次痛醒又再次昏厥,而这一次,她不会再醒来。
  煎烤的肉香诱惑得艾薇儿直吞口水。但不久,她便被另一个青年的哀嚎声吸引。不远处,大姐的圆床里多了一个赤裸的青年,桀骜不驯地想要挣脱女人的摆布,结果正被维拉狠狠的殴打,青年的身上已经多了很多野兽抓咬似的血痕。艾薇儿看到大姐背对着她们,慢慢褪去了昂贵的绸缎,性感成熟的古铜色肉体显现出来,艾薇儿知道她要开始用餐了。

  那会是一场伴有原始撕裂吞噬的性爱,而受害者永远不会停止勃起,因为维拉蜜穴的吸力会让猎物最后一滴血也从肉棒里喷出。

  女人抓起奄奄一息的青年放到在床上,抬起大腿跨到猎物身上,湿滑的黑森林开始摩擦猎物。

  「想试试嘛?」翠丝推了推看的发呆的少女,后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回过神,发现助理已经抱出一个稚嫩的男孩来,男孩没有被催眠,惊恐的看着被血腥处理到垃圾桶里的女童尸体。男孩也被打扮成公主模样,一身白色的连衣裙。
  「对于上等肉质,应施以鞭打才会更有紧致的口感」魅魔解释着,用尾巴端起一根皮鞭,助手会意的将男孩屁股抬起,掀开连衣裙,洁白的小pp正在女人的抚摸下阵阵发抖。艾薇儿觉得自己下边更加按耐不住了。

  「男孩的哭喊,更会增加我们女妖们的性致,不是嘛」,魅魔开始抽打男孩的屁股,但没有捂住他的嘴,任由其哭喊,翠丝已经忍不住了,她不知道自己变为魔性的体内,会对这种场面有如此大的吸引。艾薇儿偷偷将右手从裙底伸进去,安抚那燥热不堪的小穴。

  「男童的肉棒是最难处理的,因为要在他高潮的一瞬间切下,才能让精液保留在其中而不是大量的流失,包含精液的小肉棒是最美味的」,魅魔将男孩肉棒轻轻摸上油料,开始温柔的套弄,而助理依旧抽打着布满鲜血的屁股。

  翠丝痴痴的看着男孩晶莹的肉棒,「啊……艾薇儿,不要怪姐姐贪心噢,这个小鸡鸡是我的啦,给你屁屁吃好嘛」,艾薇儿潮红的脸上闪过一面不舍,「好……好的」。

  「不……不……喔……」在鞭打和爱抚下,男童达到人生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次高潮,刚喷出一点精液便被魅魔迅速切下肉棒在铁板上煎烤。同时男孩被助理将屁股按入一旁烧开的沸水中,一阵惨叫后,男孩被魅魔隔断了喉咙,鲜血被灌进客人的酒杯……

  翠丝迫不及待的品尝蕴含初精的肉棒,「真是……太美味了……」,艾薇儿在一旁嫉妒着看着只能品尝,男孩臀部的息肉,因为大片的屁股,被不知什么时候走来的维拉,先行吃了。

  艾薇儿这才注意到,先前白的的圆床,已经变成鲜红,而且不见了青年的影子。

  「好了,艾薇儿,别跟翠丝赌气了,我再为你选一个,让你也到那边自己享用,只属于你自己」

  「真,真的吗,维拉姐,人家,还从来没有……那个过」。

  「大姐转变你时,你还是个处女,因为吸血鬼的恢复力你可也夜夜做新娘呢,哈哈哈」翠丝一旁打趣到,艾薇儿气嘟嘟的不理她。

  「你经验不足,让我看看……选个小一点的应该更方便你掌控……恩」,维拉在桌前的屏幕慢慢翻弄着。

  「客人,今天刚捉的一批准备饲养的肉奴们,要不要尝试一下,我看这孩子也是刚成为我们魔族一员,用来联系应该不错」,「啊……太小了啦,才……他才7岁。」艾薇儿看着照片说,「被施了我们魅魔的术,我保证他可以满足你的啦」,魅魔解释到,「好吧,就他吧,去把艾薇儿,我要和翠丝在这再享用几个少年」。

  艾薇儿轻手轻脚的掀开白纱,因为害羞,维拉用魔法将这圆床与她们的餐桌设了结界,互相不在能看到。艾薇儿看到那男孩已经被洗净放到了床上,占满鲜血的圆床,是大姐刚享用过的,空气里弥漫着鲜血与爱液的味道,这更刺激了艾薇儿,她几乎是边自慰边爬到床上。

  男孩在被子里沉睡,艾薇儿轻轻伸进被子碰触了男孩,果然,他已经被扒光了。艾薇儿有些羞涩的脱光公主的衣裙,也钻进了被子。

  燥热的身子慢慢贴着男孩,她双手从背后环过男孩瘦小的身体,拥入怀里,双手再从前边重逢,一手轻摸男孩的下体,一手揉搓自己燥热的阴蒂。

  「喔……」艾薇儿轻声尖叫一声,拥着男孩高潮了,自己的阴精喷得男孩屁屁和自己小腹满是粘液。「好舒服……」艾薇儿销魂的抱紧男孩,让一小撮金色毛发的小穴贴紧男孩光滑细嫩的小屁股……

  「恩……」男孩渐渐苏醒……发觉自己赤裸着在别人怀里,脸一下子红了。「噢……弟弟醒了呀,对不起喔,吵醒你了」,艾薇儿直起身,仔细端详起男孩,「弟弟好可爱哦,告诉你哦,人家的第一次可给了你哦,别不承认哦,你看你看,屁屁里还有姐姐的体液哦」

  「恩?为什么,弟弟不说话呢……」

  「啊!那些该死的魅魔,竟然为了料理把弟弟的舌头咬掉了……」

  「乖,弟弟,她们不会再欺负你了,姐姐会保护你的……嘻嘻」

  「恩,让我帮你把屁屁清理干净,哎呀……好了啦,不要害羞啦,虽然,我也很害羞,嘻嘻……」

  「让我……给弟弟……屁屁……舔干净……恩……么……」

  「恩……么……好香……好想现在就……恩……吃掉弟弟……恩」

  「恩?弟弟你也会有感觉嘛……明明年级还很小……怪不得那个魅魔说……好吧,我们不要管她啦」

  「弟弟,帮姐姐一个忙好嘛……姐姐……姐姐我……下边好渴……需要弟弟恩……」

  「不要害羞啦……弟弟闭上眼就好……虽然,我也是第一次……么」

  「么……恩……么……弟弟的舌头,也好甜……噢」

  艾薇儿扶住沉醉在湿吻中的男孩,自己慢慢将下体贴上男孩勃起的小肉棒,湿滑的唇疯摩擦起来,不小心扒开了男孩的包皮。

  「啊……对不起对不起,弟弟……再忍一下……忍一下好嘛,姐姐……姐姐马上就……进去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被开苞的肉棒滑进蜜穴,艾薇儿处女膜被轻松贯穿,尽管隔天她就会重新长出来。

  少女停了下来,细细体味男童阴茎在自己体内的感觉,她能感受自己肉壁在蠕动着渴望,感受到男孩阴茎无助的发抖,湿滑而温暖。女孩趴在男童身上,享受双胸与男孩的裸体触碰,这感觉对她来说,美妙极了。

  「哦……弟弟,不要怕噢,姐姐不是那些有尾巴的魅魔,不会用下边吸干你哦……姐姐只想,恩……只想亲亲你……对,用嘴巴,还有用下边……」

  艾薇儿再次吻上男童,男孩放松了许多「乖宝宝,也许……会有些痛,要忍住喔……」艾薇儿回想起维拉之前在床上猛操青年的姿势,也学着直起身,将男孩双脚脚踝抓起,分开男孩双腿,让下体更加暴露在自己小穴前,自己半站起来,又狠狠坐下,一遍一遍,直到最后,将男孩双腿压倒男孩脸侧,自己闭着眼睛抚在床上,下体坐在男孩被扒开的双腿间,一遍遍啪啪拍打「呵呵呵,」其实拥有魔力能够看穿结界的翠丝和维拉二人,正欣赏着艾薇儿的第一次表演,「瞧这孩子,从来没见过做爱,还以为大姐你进食的暴力动作,就是正确示范呢,哈哈哈」。维拉正将又一块少年的臀肉吃进嘴里,「呵呵,可怜那男孩了。」

  「呜呜……恩……唔」,「别……别哭……乖……乖弟弟……噢」,艾薇儿正上气不接下气的最后抽插,「马……马上……就……唔……去了……啊……亲爱的……」。

  女孩在床上站了起来,直直的挺着腰板,用尽全力将男孩双腿拽起好让肉棒死死地插进小穴,一阵痉挛后,艾薇儿感觉到男孩的肉棒也颤抖着流出来热液在自己体内,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艾薇儿站着审视着被自己半拽起的男孩,正大口的呼气,「弟弟的初精,看来也给了我哦……嘻嘻」

  男孩虚弱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,艾薇儿细心的将男孩下体舔了干净,然后心疼的看着沾着血丝的男孩下体。

  「对不起弟弟……明明说好保护你,可姐姐还这么欺负你,,对不起哦……」
  「但姐姐……真的……真的……好想也尝尝你这里的味道诶……」艾薇儿嗅着男孩的下体,口水忍不住滴落,性欲刚刚被满足,而食欲已经开始站了上风。
  「看那孩子,刚刚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公主,现在就变得和普通吸血鬼没两样了,哈哈」,翠丝在餐桌上又一遍打趣到,这时魅魔助手抱出一个沉浸在自慰中的十来岁少女,「这是深受魅毒影响的女孩,作为饮品赠送给客人」,维拉感兴趣的将女孩拉倒在桌前,埋头开始吸了起来,女孩大声淫叫着,但明显的,体型随着呻吟渐渐萎缩……

  「我就不用了,我要这个17岁的肉奴,鸡鸡很大的这个,对」

  青年被带上来后蒙了双眼,肉棒被拖在盘子里,翠丝轻轻一碰便射了出来,她笑了笑,显然又是魅魔的法子,翠丝将肉棒豁在精液里,用刀子慢慢切开不多的包皮,翠丝聆听青年的惨叫,又直接在屁股上割下一块放进嘴里,「可以了,我今晚要让他这样被我上,哈哈」。

  「别吓到艾薇儿了」维拉擦擦嘴变得液体,面前的女孩已经成了皮囊,「怎么会,你看她那副样子」。

  维拉向结界的床里望去,被魔欲摧残的少女已经扭曲了表情,艾薇正坐在床上,拖着男孩的屁股将下体靠向面前,吸血鬼的魔欲让她列出尖牙,十指也刺出尖爪,紧紧的扣进男男孩幼嫩的屁股,男孩稚嫩的脸上惶恐不安,「真的好想……好想……吃掉弟弟……」

  艾薇儿如同着魔的念着,「不要……怪我噢,宝贝……」艾薇儿的手指更加的尖锐,男孩屁屁上被刺出了鲜血,男孩惊恐的哭闹着,艾薇儿完全不顾的将男孩下体整个含住,鲜血立刻喷薄出来,将少女的脸和头发,甚至全身都染红。不久,等到床上再次安静下来,只剩下残缺的尸体。维拉会心的笑了,「我们的小公主,向魔界迈出了第一步」。

  艾薇儿回过神来,看着眼前自己做的,有些恍惚,她摸了摸男孩空洞无神,残缺的脸「对不起喔……姐姐撒谎了。」,艾薇儿用自己为数不多的知晓的魔法中,施展了清洗自身的法术,穿上衣服,珊珊的走了出去,大姐和翠丝已经在等她了。

  「哎呦,小公主肚子吃的很大嘛」翠丝打趣到,艾薇儿又如往常一样红了脸低了头,「你在床上的表现却很像个魅魔噢」,艾薇儿惊讶的看着维拉,「没错孩子,我们都能看到。」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